今天是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欢迎光临本站 黄山美术培训学校 网址: www.hsmsjy.com

学校动态

艺”无返顾的油画家汪忠实——《黄山日报、黄山晨刊》

文字:[大][中][小] 2013-5-6    浏览次数:691    

《黄山日报、黄山晨刊》2009-8-7第四版视点新闻题“享受蜕变带来的绚丽”全文登载,因版面限制,略有删改。

“艺”无返顾的油画家汪忠实

黄山新闻网8月6日讯(文/图 舒俊)他,“艺”无返顾地追求着自己的艺术创作;他,孜孜不倦地培育着艺术新苗;他,完全用自己的理念诠释着艺术的魅力,他就是黄山油画研究院院长、职业油画家汪忠实。

汪忠实个头不高,平头,留着一撮鲁迅式的小胡子,看上去很有些艺术家的架式;他说话的频率较快,但一口普通话很标准。他称自己是“60后”,40多年不间断地学习与创作组成了他的全部经历。

主攻音乐的他当上了美术老师

今年42岁的汪忠实出生在歙县桂林镇,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妹妹。初中毕业后的他也曾怀有读高中、上大学的梦想,可家境不允许,两个妹妹还在读书,于是,他不得不改读中专,选择了休宁师范专科学校,课余选择了音乐。他说之所以选择师范除了爱好,更多的则是为了省钱。“读师范不用交学费,每个月还有16块5的补贴,正好拿来吃饭,我那时候上学基本上就不用花什么钱了。”在学校里,对音乐、美术都有所长的汪忠实算得上是个风云人物,每次出板画、演出都少不了他的身影,他还是校学生会的宣传部长,对未来,年轻的他充满了希望。

1985年,中专毕业后的汪忠实被分配到歙县大谷运中学。在这个山村学校,他并没有教他的专业音乐,而是担任了美术老师。“读书时我对音乐和美术都感兴趣,因为我主攻的是音乐,也曾想过要用音乐上大学,可现实呢?我当时一个月的工资才33.50元,而一架手风琴却要300多元钱,我根本买不起,再说当时学校里已经有个音乐老师,却没有美术老师,我就想用自己的所学教山里的孩子们画外面的世界。”汪忠实就这样与画画结缘了。

学与教的差距让他选择了进修

三年后,汪忠实被调到歙县桂林中学。1989年,一次带薪进修的机会降临到了他的身上,也让他圆了当初未上大学的遗憾。可以到安徽教育学院进修两年,这让他很开心,“其实1988年我就考上了安师大,可那是不带薪的,没有工资我怎么养活自己?所以那次我放弃了。”到了安徽教育学院美术系,有老师建议他学国画,因为新安画派是很出名的,他学成以后可以回黄山画国画,但汪忠实却更喜欢野外写生、四处奔波、到处采风的感觉,于是他选择了油画专业。

1991年,歙县行知中学申报省重点职业学校,需要调整师资队伍,而学校又缺美术老师,这又给了汪忠实一个机会。从安徽教育学院毕业后,他被调到行知中学美术中专班任教。本以为在外进修自己已经学了不少东西,可在带这帮专业学生的过程中,也让汪忠实感觉到了学与教的差距。1993年,他决定到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进修一年。

眼界的开阔让他决定北漂

此番去浙江美术学院进修的学费是汪忠实借来的,为了省下交通费,他去杭州时,特地把自己的那辆破自行车放在长途车上,到了杭州,就骑着自行车满大街转。住在学校的宿舍觉得受干扰的他很快一个人在外面租了间房子,为的是可以有更多自由创作的时间和空间。可是,住了一个月他就付不出房租了,面对经济的窘迫,他决定用自己的努力换来创作的良好环境。他开始半工半读,找了份帮别人复制古典油画的工作。值得高兴的是,他凭借自己的创作天赋和工作热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半年的房租钱挣到了,之后他毅然辞职,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学习创作中。“当时那个老板很想挽留我长期干,但我拒绝了,因为我来这儿是学习的,不是为挣钱。经济利益的诱惑,不能阻挡我梦想飞翔的愿望。”汪忠实说。

一年的进修让汪忠实开阔了眼界,回到歙县行知中学教了一学期后,他有些呆不住了,提出辞职,决定北漂,校长劝他慎重考虑并给了他三个月的时间,不行再回来。北漂的这段时间汪忠实遇到了一位刚从海外归来的朋友,他的这位朋友已是位有所成就的艺术家,朋友带他见识了很多艺术家,带他参观了很多画展,也对他直言“你这样下去很盲目。”不久之后,汪忠实还是结束了北漂生活,重新回到了学校。

艺术的道路上他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对艺术义无返顾的追求,对梦想一如既往的执着,汪忠实取得了让人们喝彩的艺术成果。1999年,他在位于屯溪老街的黄山市书画院举办了个人油画展,展出的近百幅作品受到好评,《安徽日报》等媒体也对其进行了采访报道。“说实话,当初我是借钱办展的,没想到展览很成功,出乎意料的是画展结束后我还卖出了几张画,卖画的收入已经大大超过了我办画展的费用。”这一次个人油画展的成功举办,让汪忠实一度驿动的心再次有些蠢蠢欲动了。

静物画《茶盏与花生》

由于妻儿都在屯溪的原因,不久,汪忠实辞去了行知中学的工作,以高级教师的名义被聘用到屯溪一家民办学校。“在这所学校,我呆了三年半就离开了。因为学校里制度化的工作牵绊住了我在油画方面的发展。当老师只是我谋生的手段,到屯溪任教是我梦想的踏板,我一直在寻找出路。我的理想是:可以认认真真地按自己的想法、用自己的方式画画,然后用自己的画养活自己、养活一家人。”

汪忠实的静物画《茶盏与花生》与《茶盏》曾在中国美术馆和中华世纪坛展出,其中《茶盏与花生》是全国50名优秀奖之一。面对荣誉,汪忠实说,“能在国家最高展览机构展出我的作品,对我来说是种肯定。我始终坚信,有了奋斗的目标,你只要努力去做,会有很多人站在一定的高度看着你的成长,等到你真的成长了,荣誉自然会来。所以你没有必要盼望着你会得到怎么样的结果,只要脚踏实地的去努力就行了。”

静物画《茶盏》。

感恩经历,感谢师恩

回首这些年来的经历,从中专到研究生,从杭州到北京。每个脚印,都沉淀了灵魂的收获,每处境遇,都丰富了生命的内容,每次洗礼,都加速了蜕变的进程,曾经走过的每一步,都增加了他对人生的认识。回想起这些年来,走过他生命中的人物,尤其是那些师长,他们的教导,引领了他的方向;他们的鼓励,促进了他的飞跃。“影响我最多的就是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徐芒耀老师,2003年就读他的研究生时,我没有通过考试,而是直接插到他班里就读的。我不要文凭,只是想潜心学习。徐老师一直给我鼓励,他的许多学生都成了绘画大师,而我还在带辅导班,他没有因此而轻视我,而是鼓励我说‘你那个班要好好办,要先养活自己。’他一直给予我帮助,我当初画静物时,他就指出来‘以你的功底画静物多可惜,应该画人物。’他的一句话给了我自信,于是我开始了人物创作。”汪忠实对徐老师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2007年,汪忠实申请的黄山油画研究院通过审批,成为独立的艺术机构,主要从事油画创作、展览、交流及各种艺术教育培训活动。他说,“成立黄山油画研究院的初衷是想把一帮油画爱好者和创作者串起来,为黄山油画的发展搭建一个更广阔的平台。”如今,汪忠实不仅达到了“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念的创作的自由境界”,而且还带领一批批学生登上美术世界的理想殿堂。2007至2009年连续三届的高考艺术类美术专业考试黄山市第一名都是汪忠实的学生。目前,还有70多个热爱画画的学生,在汪忠实的美术辅导班里学习绘画艺术。

满腔激情创作出巨幅油画《邓小平在黄山》

在汪忠实的画室里,记者看到了这样一幅油画:身穿白色衬衫、深色裤子、黑色步鞋的一代伟人邓小平站在石阶上,面容慈祥,他的身后是由苍翠的迎客松、连绵起伏的山峦和缭绕的云海组成的美景。这幅宽1.5米、高1.2米的大幅油画就是他专门为“纪念邓小平黄山谈话三十周年”而作的。7月8日,历时近一年的画作终于完成了,投入了无限精力的汪忠实也终于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心愿:用手中的笔画出对邓小平同志的敬仰之情。

说起画这幅油画的初衷,他坦言,“这其实是民盟黄山市委员会主委张俊杰为纪念邓小平黄山谈话三十周年而策划的,他当初跟我谈的时候,我就觉得用油画的形式展现邓小平同志的风采这个想法挺好。”汪忠实介绍说,这幅以“邓小平在黄山”为主题的画作从当初的创意、构思、草图到最终的定稿,几经修改,参考了上百张邓小平同志在不同时期的照片,还将当时的时代背景也融合进了这幅作品中。市政协副主席、民盟黄山市委员会主委张俊杰看到汪忠实的这幅画作后感觉眼前一亮,他评价说,“这幅作品打破了邓小平在黄山留影的感觉。邓小平是一位领袖,为了画出这种感觉,他把邓小平同志背后的山压低,形成一种仰视的感觉;而邓小平又是一位长者,同时他也画出了老人平和的一面。这幅作品从艺术上来说是一种创新,它突破了一般宣传画的形式,画中的邓小平不只是单纯的叱咤风云的世纪伟人,还是一位非常平和、慈祥的老人。画作中既有黄山风光又有祖国的河山,意在说明这位伟人胸中装的不仅仅是黄山,黄山之外波澜壮阔的大好河山也融合了进去,可以说这幅作品在色彩、构思、细节处理上都堪称独树一帜,表现了作者深厚的生活积淀和娴熟的专业技巧。”

看着眼前这幅延续了自己现实主义、超写实主义个人风格的油画,汪忠实显得很兴奋,“作为我个人,真的很感谢邓小平,可以说是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成就了现在的我。这幅作品汇聚了我的太多情感,这也是我内心最真切的感受。”汪忠实说。目前这幅油画已经被中国徽州文化博物馆收藏。

用自己的方式画自己的画

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会有个女人的支持。“如果说以后孩子拿10元钱孝敬我们的话,我会把9.5元给她,因为无论是对孩子还是对这个家,我付出的都太少了。”看似轻描淡写的调侃,却明确的表达了汪忠实对妻子的感激。在谈到他正读初中的儿子时,汪忠实满是骄傲和自豪,“他的画画得很好,今年期末考试八门功课的总成绩也在年级中名列第一。我对他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希望他能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综合素质要好,按自己的路去走就可以了。”

当生活被梦想和实干充实时,再孤单,生活也是一种丰满。汪忠实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小小的画室里。他,一个人画画,一个人骑着单车去郊外写生。每天早晨6:30起床后,就直奔画室,“我的生活里除了画画,还是画画。”汪忠实这样描述自己的生活状态,“时常会画的忘了时间,也会熬夜到两三点。这样长时间沉浸在艺术创作里,过一段时间身体也会吃不消。但沉醉在自己喜爱的工作中,身体受点影响,也是没有办法去改变的。”汪忠实说时有种无奈的自豪,“现在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画自己的画,对油画的钟爱已变成了一种自觉行为。”

汪忠实现在一心为自己画画,不会去迎合市场,也不刻意办展、参赛。在传统与创新之间,他认为传统的东西永远是重要的,只有对传统有扎实的理解才能有所创新,但单纯地守住传统也是不行的。汪忠实对自己现在的状态很满意,有很多画可以画,几天不画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闲暇时他会骑着自行车到郊区写生,在不受干扰的环境中反映生活中最真切的人和事。

说到目前最大的愿望,汪忠实坦言想为黄山的油画发展做出一点自己的贡献。他曾担任过市美协秘书长,但后来还是辞掉了,他觉得自己更应该静下心来画自己的画。对金钱、名利看得很淡的他认为只有潜心地画画,才能获得应有的奖项,“该是你的,总有一天会给你。”

汪忠实,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给人的印象总是那么的淡定而执着。他人如其名,忠诚艺术创作,实践艺术追求。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